合香類

荔枝:宋人的仙果,合香中少不了它

 

「夏蟬叫,荔枝熟」,盛夏季節是水果豐收的日子,新鮮荔枝有一股淡淡的水果清香,惹人眼目,撩人品嘗。

現在,荔枝對我們來說是普通的夏季水果。不過在古人眼中,荔枝可是一點也不平凡,張潮《幽夢影》中記載:「筍為蔬中尤物,荔枝為果中尤物,蟹為水族中尤物,酒為飲食中尤物,月為天文中尤物,西湖為山水中尤物,詞曲為文字中尤物。」

在文人眼中,荔枝可以和酒、月、西湖、詞曲相比擬,足見其有過人的魅力。荔枝一直是文人雅士詩歌創作的題材,在文人筆下有不少雅名。《廣群芳譜》則給它冠以「紅羅」之美稱。

荔枝之色、香、味都十分誘人,果殼紅艷、香氣清馥、果肉晶瑩、入口涼潤。讓它擁有不少粉絲。比較知名的有「一騎紅塵妃子笑」的楊貴妃,"日啖荔枝三百顆"的蘇東坡。

"荔枝粉"中最會吃的就是黃庭堅,《嶺南荔枝譜》中記載了一條黃庭堅的荔枝湯:「榨荔枝汁,然後與蜜糖水混和,即加入鮮剝荔枝肉,火煑滾,然後注入熱盞中飲用。」有「香癖」的黃庭堅喝荔枝時要"用紗囊盛龍腦先撲熱盞"。

美學家李漁在《閒情偶記》里說吃荔枝口生香,早上吃幾顆口氣清香,抽完煙吃幾顆不會有煙味,常吃還會有體香!

中國栽培荔枝的歷史超過二千年,在古文獻中荔枝原名為"離枝"。荔枝自西漢起被記載在文學作品中,東漢王逸在《荔枝賦》中禮讚荔枝「超眾果而獨貴」。

其後在文學記載中開始嶄露頭角,唐代名相張九齡《荔枝賦並序》中直言:「百果之中,無一可比」。到了宋代,荔枝形成了一種獨特審美形象「仙果」。

荔枝紅艷的果殼與晶瑩的果肉,很容易讓文人聯想到與神仙道教相關聯的仙丹。因此荔枝常被作為「仙果」出現在宋人的詩詞中。蘇東坡品嘗了荔枝後贊曰:「海山仙人絳羅襦,紅紗中單白玉膚。」

現存最早的一本荔枝專著《荔枝譜》,也由北宋書法家、茶學家蔡襄編著。書中記述福建所產的荔枝達到32個品種,對荔枝的特點和產地,以及各地所產荔枝的優劣進行一番評價。

其中比較有意思的是《荔枝譜》中記載:「荔枝最忌麝香,或遇之,花實盡落。」荔枝樹最怕麝香,遇到它花果全落。

生長的荔枝樹最怕麝香,但要用荔枝殼與麝香配在一起和香,卻能創作出一款氣息獨特的香品。《陳氏香譜》中有一方「洪駒父荔支香」。就以荔枝殼、麝香兩味,煉蜜和香。

茘支殼不拘數量,一個麝香,用酒一起浸泡兩宿,封蓋在飯上蒸,放入臼中乾燥後搗為細末,每十兩重加入一字量的真麝香,用煉蜜調和作香丸,熏爇如平常之法。/ 洪駒父荔支香

此香為黃庭堅的外甥洪芻(字駒父)所創。同黃庭堅一樣洪芻也是制香的高手,他編著的《香譜》是現存北宋最早的香藥譜錄著作,被稱為《洪氏香譜》。

荔枝殼因其濃烈的辛香,常會被「合香家」使用。《陳氏香譜》荔枝香條目中記載:「取其殼合香,甚清馥。」詩人陸遊曾在《焚香賦》中描寫,用荔枝殼、蘭、菊等植物的花朵,松柏的果實製作合香。

「暴丹荔之衣,莊芳蘭之茁。徙秋菊之英,拾古柏之實。納之玉兔之臼,和以檜華之蜜。」

香譜書籍中記載的「四葉餅子香」、「山林窮四和香」,都是使用荔枝殼、甘蔗渣、干柏葉、苦楝花等,自然界中最樸素的材料為主。

在合香中用到荔枝殼的香方很多,通常作為輔料搭配沉、檀等名貴的香料使用。

荔枝雖然美味,但吃多了會上火。被中醫所歸類為「熱性」的水果,明代醫家李時珍認為:「荔枝氣味純陽,其性畏熱。鮮者食多,即齦腫口疼,病齒及火病人尤忌之。」 廣東有俗語云「一隻荔枝三把火」,民間流行的對策是喝適量的淡鹽水或蜜糖水。

如果你喜歡吃荔枝,不妨把荔枝殼保留起來,效仿古人製作一款香。《陳氏香譜》中記載的另一方以荔枝命名的香。

沉香、檀香、白荳仁、西香附子、肉桂、金顏香,各一錢。馬牙硝、龍腦、麝香、各半錢,白芨、新茘支皮各二錢。右先將金顏香於乳缽內細研,次入牙硝,入腦麝別研、諸香為末、入金顏研勻滴水和劑脫花爇。/ 荔支香

如果感覺太麻煩,那直接用電熏爐熏荔枝殼,也會有意想不到的香氣。把新鮮的荔枝殼拿來熏,香氣似花香氣,其中還夾雜着令人愉快的奶油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