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香類藝合道

香道的文化與傳播

香道是歷史悠久的漢族傳統藝術,通過眼觀、手觸、鼻嗅等品香形式對名貴香料進行全身心的鑑賞和感悟,並在略帶表演性的程序中,堅守令人愉悅和規矩的秩序,使我們在那種久違的儀式感中追慕前賢,感悟今天,享受友情,珍愛生命,與大自然融於美妙無比的清靜之中。香,不僅芳香養鼻、頤養身心,還可祛穢療疾、養神養生。端午節期間,漢族民間更有在端午節掛香袋、戴艾蒿的習俗。

 

作用

香,不僅芳香養鼻,還可頤養身心、祛穢療疾、養神養生。

人類對香的喜好,乃是與生俱來的天性。香,在馨悅之中調動心智的靈性,於有形無形之間調息、通鼻、開竅、調和身心,妙用無窮。

「燃我一生之憂傷,換你一絲之感悟」。

阿袁(即陳忠遠)先生《詠香詩》手跡書法

獨特的「香文化」

早在先秦時期,香料就被廣泛應用於生活。從士大夫到普通百姓,都有隨身佩戴香囊和插戴香草的習慣。在香道發展鼎盛時期的宋代,用香成為普通百姓追求美好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生活中隨處可見香的身影。街市上有「香鋪」、「香人」,還有專門製作「印香」的商家,甚至酒樓里也有隨時向顧客供香的「香婆」。

香之妙:養神養生

好香不僅芬芳,使人心生歡喜,而且能助人達到沉靜、靈動的境界,於心曠神怡之中達於鎮定。在防病養生方面,早在漢代,名醫華佗就曾用丁香、百部等藥物製成香囊,懸掛在居室內,用來預防肺結核病。現代流行的藥枕之類的保健用品,都是這種傳統香味療法的現代版。明代醫家李時珍用線香「熏諸瘡癬」。在清宮醫藥檔案中,慈禧、光緒御用的香發方、香皂方、香浴方等更是內容豐富。從中醫藥學的角度來說,香療當屬外治法中的「氣味療法」。各種木本或草本類的芳香藥物,通過燃燒所產生的氣味,可起到免疫避邪、殺菌消毒、醒神益智、潤肺寧心等作用。

選香用香上好的香料主要有沉香、檀香、龍涎香、麝香等。品味香氣是最直接也是較為可靠的鑑別方法。由於不同的香味風格各異,沒有統一的鑑別方法,但品質較好的香,其香氣一般都具有以下特點:清新,爽神,久用也不會有頭暈的感覺;醒腦提神,有愉悅之感,但並不使人心浮氣躁;香味醇和,濃淡適中,深呼吸也不覺得刺鼻;香味即使濃郁,也不會感覺氣膩,即使恬淡,其香也清晰可辨;天然香料做的香,常能感覺到在芳香之中透出一些輕微的澀味和藥材味。

古代用途

1、藥用

香做為藥用的起源極早,在經典中,就有以牛頭旃檀作為藥用的記載。當初提婆達多唆阿闍世王謀殺佛陀,從靈鷲山推下巨石要壓死佛陀。他們的計謀雖然未得逞,佛陀的腳卻被碎石擊中而流血。當時的醫王侍縛迦為佛陀診察之後,認為只有以牛頭檀栴為醫方才能醫治。但是此香極為珍貴稀有,一般擁有的人也只有國王求索時才敢獻出。當時有一個賣香的商人,聽說此香能治佛傷,於是甘願冒着生命的危險,歡喜奉上此香,以此因緣故,而被佛陀授記於未來世當證辟支佛等,名為「栴檀」。

首屆中日香文化交流會 (9張)

在北宋沈括的《夢溪筆談》卷九,曾記載蘇合香丸可用來治病:「此藥本出禁中,祥符中嘗賜近臣。」北宋真宗曾經把蘇合香丸炮製而成的蘇合香酒,賜給王文正太尉,因為此酒「極能調五臟,卻腹中諸疾。每冒寒夙興,則飲一杯。」宋真宗將蘇合香丸數篚賜給近臣,使得蘇合香丸在當時非常盛行。此外,在中國的金創藥及去瘀化膿等方劑中,乳香、麝香及沒藥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成份。而現今極為流行的「芳香療法」,可以說是起源於埃及。

埃及人極為注重衛生,他們發明了能夠恢復健康、美容的沐浴法,就是在沐浴之後以香油按摩,來減輕肌肉酸痛,鬆弛神經。這原來是用來為木乃伊防腐的技術。

現代許多科學研究也指出,香味有助於人體健康,如耶魯大學精神物理學中心的學者,指出香薰蘋果的氣味可以使焦慮的人降低血壓,並避驚慌;薰衣草則可以促進新陳代謝,使人提高警覺。辛辛那提大學相關測驗則顯示,空氣中所加入香氣,可以提高工作效率。這些都使精油等芳香療法變成極為流行的健身法。在宋代,也有將香藥調入飲食而作成香藥果子、香藥糖水,並調龍腦、麝香入「龍凰茶園」中。而製作名貴的墨錠,也常調入龍腦、麝香。在《武林舊事》卷六中,也有以沈香水飲用的記載。

2、祭祀慶典

開始大量豐富使用香的埃及人,最初就是將香運用在繁複的禮拜儀式中,在祭祀的過程中,有時甚至必須燃燒數以噸計的香,乃至死亡時複雜的埋葬和防腐方式也需要用到大量香料和香膏。在古代的巴比爾塔寶塔形的建築頂上,祭司經常點燃成堆的馨香來祭祀天神,他們認為在高塔上焚香,能更接近諸神。在中國,有很多用香來祭祀及舉行典禮用香的記載,例如祭天地、祖先、親耕禮等。北宋仁宗慶曆年間,由於河南開封地區發生旱災,仁宗就在西太乙宮焚香祝禱求雨,儀式中曾焚燒龍腦香十七斤。此外如南宋淳熙三年(公元一一七六年)皇太后聖誕,從十天以前,皇后、皇太子、太子妃以下至各級官員,及宮內人吏都要依序進香賀壽。

明代陳洪綬《斜倚熏籠圖》

3、薰衣

早在西漢就記載着以焚香來薰衣的風俗,衣冠芳馥更是東晉南朝士大夫所盛行的。在唐代時,由於外來的香輸入量大,薰衣的風氣更是盛行。

在《宋史》中記載,宋代有一個叫梅詢的人,在晨起時必定焚香兩爐來薰香衣服,穿上之後再刻意擺動袖子,使滿室濃香,當時人稱之為「梅香」。北宋徽宗時蔡京招待訪客,也曾焚香數十兩,香雲從別室飄出,蒙蒙滿座,來訪的賓客衣冠都沾上芳馥的氣習,數日不散。

4、宴會

古代在宴會及慶典中,香也是不可缺乏的場景。在埃及,上流人士參加宴會時,大都會在頭頂上戴一個蠟制的香膏圓錐體,讓它慢慢融化,使臉和肩上都滴上芳香的糖漿。而古羅馬人,則常在公開的典禮和宴會上,遍灑芬芳的玫瑰。在酒神祭等狂歡節目中,沒有大量的玫瑰,是非常不禮貌的。古羅馬人甚至設了「玫瑰日」這樣的節目。有時在酒宴中,他們會從天花板上灑下佈滿香水和花瓣的香雨。

在中國南宋官府的宴會中,香更是不可缺少的。如春宴、鄉會、文武官考試及第後的「同年宴」,以及祝壽等宴會,細節繁瑣,因此官府特別差撥「四司六局」的人員專司。在《夢梁錄》卷十九中說,「六局」之中就有所謂的「香藥局」,掌管「龍涎、沈腦、清和、清福異香、香疊、香爐、香球」及「裝香簇細灰」等事務,專司香的使用。

5、考場焚香案

在中國多樣的用香的文化中,還有一個特殊的場合會焚香,就是在考場設香案。在唐代及宋代,於禮部貢院試進士日,都要設香案於階前,先由主司與舉人對拜,再開始考試。

宋朝歐陽修就曾作一首七言律詩「禮部貢院閱進士就試」來描寫這種情景:「紫案焚香暖吹輕,廣庭春曉席群英,無曄戰士御枚勇,下筆春蠶食葉聲。鄉里獻賢先德行,朝廷列爵待公卿,自慚衰病心神耗,賴有群公鑒裁精。」

歐陽修在另外一首詩中又寫道:「焚香禮進士,徹幕待經生。」也說明了考進士時以焚香待之的禮遇。

6、用香木建築

除了生活中常見的燃香、薰香之外,香木也被運用於建築上。例如: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以弗西斯的戴安娜神殿,就是用高達六十英尺的西洋杉來製成圓柱,因此當此殿於西元前三五六年焚毀時,傳說現場溢滿了濃郁的香氣。

古代皇室外建築也經常使用西洋杉建造整座宮殿,一方面是由於其杉脂香甜的氣味,另外則是因為杉木是天然的驅蟲材質。

如西元前八世紀,亞述王薩爾貢二世的宮殿之門,恆常散發出強烈的香氣,每當訪客出入的時候,都會飄香而過。埃及法老王的駁船和棺柩,也是由西洋杉所製成。

而中國滿清皇室在承德的夏宮中,其樑柱與牆壁都是西洋杉所製造,而且刻意不上漆,讓木材的芳香能夠直接滲入空氣中。

回教清真寺的建築也常用玫瑰露和麝香混合在灰泥中,當中午太陽一照射;溫度升高時,香氣就會發散出來。

人類對香的喜愛及運用之廣泛,由此可見一斑。

養生

香是自然造化之美,人類之好香為天性使然。從早期的簡單用香,到後來的富有文化氣息的品香、詠香,體現了人類熱愛自然的積極情趣,表明了人類安逸從容的生活態度。香道發展到今天,已經不單純是品香、斗香的概念,而是一種以天然芳香原料作為載體,融匯自然科學和人文科學為一體的,感受和美化自然生活,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創造人的外在美與心靈美的和諧統一的香的文化。

香道的含義遠遠超越了香製品本身,而是通過香這個載體達到修養身心,培養高尚情操,追求人性完美的文化。香,在馨悅之中調動心智的靈性,而又凈化心靈;於有形無形之間調息、通鼻、開竅、調和身心;香,既能悠然於書齋琴房,開發心智;又可縹緲於廟宇神壇,安神定志; 既能在靜室閉觀默照,又能於席間怡情助興。正是香的種種無窮妙用,使其完全融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從香料的熏點、塗抹、噴洒所產生的香氣、煙形,令人愉快、舒適、安詳、興奮、感傷……等等的氣氛之中,配合富於藝術性的香道具、香道生活環境的佈置、香道知識的充實,再加上典雅清麗的點香、聞香手法,經由以上種種引發回憶或聯想,創造出相關的文學、哲學、藝術的作品,使人們的生活更豐富、更有情趣。

不同的歷史時期,不同的文化背景,甚至不同的精神狀態,人們用香、品香的方式有所不同,效果亦大相逕庭。香雖細微,卻能集宗教、藝術、醫療、休閒、生活日用諸功能於一體。依據香品的來源、用途、用法、以及不同人群、不同場合的需求等,演繹出了五彩繽紛的香文化—香道。現簡單歸類如下:

香品門類

1.根據所用香料的性質劃分香品:天然香料(及中藥材)類、合成香料類

天然香料類香品:以天然香料(動植物香料或其萃取物)或中藥材製作的香品。此類香品原汁原味,淡淡乎似有似無,幽幽乎回味悠長。除氣味芳香之外,更有安神、養生、祛病等功效。古代的香,所用都是天然香料。事實上,品香用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奢侈品」,隨着社會的發展,人們生活方式與價值觀念上嬗變,香品逐漸更趨於實用性,本已融入了書齋琴房和日常起居生活的香文化也倍受青睞,超越了安神養生、美化生活、陶冶性靈的內涵。

天然香主要有兩類:一類是使用單一香料的「單品香」(或是基本保持香料的原態,如塊狀、條狀或粉末狀;或是製成線香、盤香等形狀)。其質量雖優於化學香,但直接使用單一香料,共味道與養生之功能都得不到最好的發揮,而且許多香料,如檀香,其實工不適於單獨使用,古人已十分清楚的講到「檀香單焚,裸燒易氣浮上造,久之使神不能安。」這種單一香品只是漢代之前原始的用香方法。第二類是調和多種香料製成的合香,形狀上多為線香、盤香等。而傳統合香的製造,不僅要有天然香料作原料,更要有合理的配方,嚴格的炮製方法和製作工藝。市場上能見到的天然香料的合香已為數不多,大都是僅以天然香料為原料而已,只追求實用性,華而不實,而真正依古法製作的正宗合香,種類極少。

合成香料類香品:以化學合成香料製作的香品,着重於香味的優美,香型的豐富,和成本的相對降低。在19世紀後半期,歐洲就已出現了人工合成香料(即化學香精)。這些化學香精不僅能大致地模擬出絕大多數香料的味道,而且原料(如石油、煤焦油等)易得,成本價格極其低廉,並能輕易的產生非常濃郁的香味。所以它很快就取代了天然香料,成為現代工業生產中的主要添香劑,在制香行業中同樣如此。

化學香精與天然香料相比,雖然香味相似,甚至香氣更濃,但就香味品質及安神養生、啟迪性靈的功能而言,兩者卻不可同日而語。很多天然香料被列為上品藥材,而作為化學產品的合成香料雖初聞也芳香四溢,但多用卻有害於健康。而且,即使單就氣味而言,化學香精也只是接近而遠遠不能與天然香料相媲美。

化學香精類香品之所以能暢行開來,也是由於大多數香客只是把燒香作為祭祀的儀式。既然不聞香,不品香,只是燒香、看香,也就自然忽視香的用料、配方與品質,而只關注香品外形的美觀或香味的濃艷了。化學香精和化學加工技術的廣泛使用也在實質上改變了現代的制香工藝。雖有一些傳統的方法和技術仍然得到了採用,但那只是一些外圍的,形式上的保留,而香料的選擇、炮製、配伍、火候等最核心的內容被部分丟棄。其後果之一就是制香工藝的中斷與香譜配方的散失,以至真正精通傳統制香技術的人少之又少,對香道發展造成一定障礙。

2.根據所用的配方劃分香品

有些香品是按照特定的香方,彩多種香料製成,所以多有自己獨特的名稱。而且單從其名稱上,大都看不出所用原料升香味的特徵。不同香方製成的香品,其特點、功效也不相同。所以,香方也是牙分香品的一個重要根據。一些通用的固定的配方都有相應的名稱,據此製作的香品往往沿用之;若根據歷史上流傳下來的配方,通常用其歷史上的名稱。

3.根據香品外形特徵劃分香品:原態香材、線香、盤香、塔香、香丸、香粉、香篆、香膏、塗香、香湯、香囊、香枕等。原態香材:香料經過清洗、乾燥、分割等簡單的加工製作而成,能保留香料的部分原始外觀特徵,如檀香木片、沉香木塊等。線香:常見的直線形的薰香,還可細分為豎直燃燒的「立香」,橫倒燃燒的「卧香」,帶竹木芯的「竹籤香」等等,盤香:又稱「環香」,螺旋形盤繞的薰香,可掛起,或用支架托起熏燃,有些小型的盤香也可以直接平放在香爐里使用。塔香:又稱「香塔」,圓錐形的香,可放在香爐中直接熏燒。

香丸:豆粒大小的丸狀的香。香粉:又稱「末香」,粉末狀的香。香篆:又稱「香篆」、「印香」、「百刻香」,用模具將香粉壓製成特定的(「連筆」的)圖案或文字,點燃之後可順序燃盡。膏香:又稱「香膏」,研磨成膏狀的香。塗香:又稱「塗敷香」,塗在身上或衣服上的香粉、香膏等。香湯:又稱「香水」,以香料浸泡或煎煮的水。香囊:又稱「香包」,裝填香料的絲袋,有絲線可掛於頸下的稱為「佩香」。香枕:裝填香料的枕頭,可安神養生。

4.根據香味特徵(或所用的主體香料)劃分香品:檀香、麝香、等,「根據香味特徵」與「根據所用的主體香料」的劃分總體上相似,但也有差別:使用天然香料的香品,其香味的名稱與所用原料一致,「麝香」既是其香味,也是所用原料;而採用人工香料製作的香品,強調的主要是「香味特徵」,如「麝香」,強調的是「麝香的香味」,百並非以天然麝香為原料。

5.根據使用方法劃分香品:自然散發香氣、熏燒散發香氣、浸煮散發香氣、浴用等。自然散發香氣的香品:只須塗抹或佩戴,香料的香味就可以直接散發出來。如香精油、塗香(又名塗敷香,塗敷在身上或衣服上的香粉、香膏等)、香囊、佩香(掛在頸下的香包)、衣香(放入衣服、衣袋)、香枕、帷香等等。熏燒散發香氣的香品:直接點燃使用的香,古稱「燒香」、「焚香」;或不直接點燃,而是藉助炭火熏烤散發香氣的香(古稱「薰香」)。浸煮散發香氣的香品:放入水中加熱浸煮以散發香氣(古人以蘭膏熏衣即是用此方法)。

6.根據煙氣特徵劃分香品:聚煙香:香的煙氣可以匯聚不散;微煙氣:煙氣很淡;無煙香:看不到煙氣。

7.根據所用香料的數量:單品香:使用單一香料製成(最典型的是原態香材,如檀木片、沉香粉等)。合香:使用兩種以上香料調和搭配製成。

詠香情懷

人們對香的心靈感受認識與鑑賞,則是我國香文化的精神內核。從《詩經》、《史記》、到《紅樓夢》,從《名醫別錄》、《洪氏香譜》到《本草綱目》、《香乘》,歷朝歷代的經典着作都有對香的描述和記錄;除春秋戰國時期屈原《離騷》中就有很多精彩的詠嘆外,唐代詩人王維、杜甫、李白、白居易、李商隱等都有此類作品。

品香

王維《謁璇上人》有:少年不足方,識道年已長。事往安可悔,餘生幸能養。誓從斷臂血,不復嬰世網。浮名寄纓佩,空性無羈鞅。夙承大導師,焚香此瞻仰。頹然居一室,覆載紛萬象。高柳早鶯啼,長廊春雨響。床下阮家屐,窗前筇竹杖。方將見身雲,陋彼示天壤。一心在法要,願以無生獎。

宋代蘇軾的《和魯直二首》:四句燒香偈子,隨風遍滿東南;不是聞思所及,且令鼻觀先參。萬卷明窗小字,眼花只有斕斑;一炷煙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閒。

朱熹的《香界》:幽興年來莫與同,滋蘭聊欲泛光風;真成佛國香雲界,淮山桂樹叢。花氣無邊熏欲醉,靈芬一點靜還通;何須楚客紉秋佩,坐卧經行向此中。

陳去非的《焚香》:明窗延靜書,默坐消塵緣;即將無限意,寓此一炷煙。當時戒定慧,妙供均人天;我豈不清友,於今心醒然。爐煙裊孤碧,雲縷霏數千,悠然凌空去,縹緲隨風還。世呈有過現,熏性無變遷;就是水中月,波定還自圓。

黃庭堅所作的《香之十德》,稱讚香的好處有:「感格鬼神,清凈身心,能拂污穢,能覺睡眠,靜中成友,塵里偷閒,多而不厭,寡而為足,久藏不朽,常用無礙。」

古典名着《紅樓夢》中亦有很多詠香的詞句。如:在《中秋夜大觀圓即景》的聯句中,黛玉和湘雲便有『香篆銷金鼎,脂冰膩玉盆」的對句。謂秦可卿的卧窗前飄出的是一縷「幽香」,使人感到神清氣爽;薛寶釵的衣袖中散發的是一絲「冷香」,聞者莫不稱奇;而倒霉的妙玉則被一陣「悶香」所熏而昏劂,被歹徒劫持……,正是由於香的種種妙用,文人黑客揮墨歌之詠之。我們從眾多傳世的詩文中也不難看出我國香文化的深厚積澱。

香品用途

1.美化環境

英國名家吉卜林曾說:「人的嗅覺比視覺、聽覺更能挑動人們細膩的心。」香雖是一種嗅覺文化,但它的深度及美學是一種超越國界、心靈共通的語言,也是我們身邊最容易理解的文化。司馬遷所撰的《史記?禮書》中有「稻梁五味所以養口也。椒蘭、芬芷所養鼻也。」說明漢代人們已講究「鼻子的享受」。《漢武內傳》描述朝廷「七月七日設座殿上,以紫羅薦地,燔百和之香」,其富麗奢華,可見一斑。當時薰香用具名目繁多,有香爐、薰爐、香匙、香盤、薰籠、斗香等。漢代還有一種奇妙的賞香形式:把沉水香、檀香等浸泡在燈油里,點燈時就會有陣陣芳香飄散出來,奇妙無比,稱為「香燈」。清親明快,若有若無的香味,無論在家居、書房、辦公室、影劇院,還是茶座、酒吧、宴會廳、旅途中,無形中愉悅了人們的身心,凈化了人們的心靈,淡忘了人們的煩惱,消除了人們的疲勞……

2.禮神祭祖

薰香的習慣來源於宗教信仰:古代人們對各種自然現象解釋不了,感到神明莫測,希望藉助祖先或神明的力量驅邪避疫、豐衣足食,於是找尋與神對話的工具。由於人們覺得神仙與靈魂都是飄忽不定的、虛無飄渺的(雲霧繚繞之處也被人們以為是神仙居住之所),而香點燃後會發出煙霧,於是古人就似乎找到了與神、祖先聯絡的辦法—把各種要求向神祈禱:「借香煙之功,請神明下界」,寄託一種精神希望。歷代的王朝貴族,都有焚香祭祀拜天祭神的習慣,盼望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華教信仰每天都有點香拜神敬佛的習慣。自古道:人爭一口氣,佛受一柱香。燃香是為了傳遞信息,我國各大寺廟每天都迎來無數的香客,每人都會帶上大量的香品,祈求神明保佑。中國的四大佛教名山,有時更是人山人海,人們盼望神佛會給他們帶來好運。大旱之年,焚香祭天求雨;豐收之年,答謝神明;出門前焚香求平安、好運;開業時焚香求發財;出海前,焚香保平安;大夏奠基時,焚香求吉利。可見焚香已成為人們渴望實現某種願望的精神寄託,也是表明心跡的一種方式。

行香

自古以來,人們生兒育女、延續香火的相法,已成為一咱信念,人死後,後人會燃上三柱香悼念,表達思念之情,代代相傳。清明掃墓更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不但出遠門的人們都要回家祭奠,有的僑胞、港澳台胞更是不遠千里返鄉祭祖,給祖先點上三柱香,以表明自己不忘祖德祖訓的心聲。

3.養生祛病

中醫傳統中一直運用植物熏蒸法治療各種疾病。漢族民間更有在端午節掛香袋、戴艾蒿、鬥百草的習俗,到了唐代更有品香、聞香、斗香之說。從《黃帝內經》到《本草綱目》,對中藥植物的芳香氣味的醫用功效的研究開發更是中華醫學幾千年形成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貴財富。

焚香也是古人抑制黴菌、驅除穢氣的一種方法。從中醫的角度來說,焚香當屬外治法中的「氣味療法」。制香所用的原料,絕大部分是木本或草本類的芳香藥物。利用燃燒發出的氣味,可以免疫避邪、殺菌消毒、醒神益智、養生保健。由於所用原料藥物四氣五味的不同,制出的香便有品性各異的功能,或解毒殺蟲,或潤肺止咳、或防腐除霉、或健脾鎮痛。特別是被稱為「國老」的中藥甘草的摻入,則使制出的香氣味不烈不燥,變得香甜柔潤。

芳香療法是指利用從各種芬芳植物的根、莖、葉、種子或花朵中萃取出來的精化—精油,依照不同的使用方式(如按摩、薰蒸、泡浴、吸入、蒸氣吸入、噴霧、皮膚保養、護髮等)嚴格按照使用劑量、使用部位、與不同的手法來調理身體,美容護膚、平衡精神、情緒以達到美容養生保健的功效。

芳香療法自古就已存在。根據記載,早在遠古時代,先民就發現了香藥草植物能夠影響人體身心健康的奧秘,這在具有幾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中都有堵過詳細的記載。我國早在5000年前就已應用香料植物驅疫避穢;古巴比倫和亞述人在3500年前便懂得用薰香治療疾病;3350年前的埃及人在沐浴時已使用香油或香膏,並認為有益肌膚;古希臘和羅馬人也早就知道使用一些新鮮或乾燥的芳香植物可以令人鎮靜、止痛或者精神興奮。

以紀念屈原為始的我國端午節活動更把芳香療法推廣成為「全民運動」。節日期間人們焚燒或薰燃艾、蒿、菖蒲等香料植物來驅疫避穢,殺來越冬後的各種害蟲以養活夏季的疾病,飲服各種香草熬煮的「草藥湯」和「藥酒」以「發散」體內積存的「毒素」。

明朝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詳細記載了各種香料在「芳香治療」和「芒香養生」方面的應用,如[吹鼻]——皂莢末、細辛末、半夏末、樑上塵,蔥莖插;
[線香]——大抵多用血芷、芎窮、獨活、甘松、三柰、丁香、藿香、藁香、高良姜、角茴香、連喬、大黃、黃芩、柏木、兜婁香木之類為末,以榆皮面作糊和劑,以唧角笮成線香,成條如線也,亦或盤成物象字形,紙卷作捻,點燈置桶中,以鼻吸煙,1日3次,3日止,治楊毒瘡;
[蘭草]——時人煮水以浴,療風,故又名香水蘭……
《離騷》言其綠葉紫莖素枝,可紉可佩可藉、可膏可浴……
《西京雜記》漢時池苑種蘭以降神,或雜粉藏衣書中辟蠹;……此草浸油塗發,去風垢,令香潤,
《史記》所謂羅需禁解,微聞香澤者是也;值得注意是的,
《本草綱目》中談到古代人們用薰香法止瘟疫同中世紀歐洲人的做法是一樣的,說明古代東西方在「芳香療法」和「芳香養生」方面是有聯繫、互相學習、共同提高的,例如宗教焚香、香料枕頭、烹調用香、食物保存、香料治病、屍體防腐、香料驅蟲、沐浴按摩等等都有相似的地方,18世紀末,天然香料及由天然香料製取的各種精油仍然被醫界廣泛使用着,進入19世紀後,由於化學的發展,動植物及微生物提取物和合成化學品的藥效又強又快,芳香療法在醫學界的地位逐漸風光不再,偶爾有人提起或使用芳香療法也被人視為「落後」、「古怪」,上不了「大雅之堂」等等非議。

不可否認,芳香療法同傳統的中醫中藥一樣,屬於「慢性療法」,不象西醫西藥那樣「簡便、快捷」,這就是人們在這一百多年的時間裏不能正確對待它們的原因。然而,西醫西藥那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快刀斬亂麻」的方式漸漸也暴露出它的缺點來,化學藥品和提純了天然物質進入人體以後,雖能快速治療一些病症,卻破壞了人體內部各方面的平衡,抗生素的濫用造成人體素質的下降,包括人體自身的免疫力都在這一百多年內大不如前了。痛定思痛以後,許多人寧願「復古」——採用傳統醫藥療法,當然也包括芳香療法,而不願冒被西醫西藥「長期實驗」的危險。

養生場所

香道養生適用的場合很多,可以隨時隨心享用,粗略可分為一下幾個場合:

居家用香:居家用香可以有效的改善居家環境,讓房間裏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芳香的氣息,在這樣的環境裏生活即有利於我們身體的健康,也有助於烘托家庭的溫馨與和諧。

辦公室用香:辦公室用香可以提神醒腦,消除內心的緊張和煩躁,讓你以更飽滿的精神投入到工作當中,另外,薰香有助於激發人的靈感,使您的工作效率變的更好,輕輕鬆鬆過好每一天。當然,如果能把這種香氣與同事們一起分享,那種和樂融融的工作環境真的是再好不過的了。

茶樓用香:「香道」與「茶道」就像是一對孿生兄弟一樣,都是一種深具文化意味的活動,古代文人常把斗香、品茶、插畫等結合在一起,創造一種豐富多彩的藝術活動。香道有助於打造優雅的環境,增添藝術氣息,讓人在一呼一吸之間得到心靈的凈化和情感的升華。所以在茶樓里用香會給人帶來更加富有文化意味的情感體驗。

會所用香:會所,就是以所在物業業主為主要服務對象的綜合性高級康體娛樂服務設施。在這樣的場合里薰香,會給人帶來一種優雅和檔次的感覺,在氤氳芳香的氣息里,人內在的種種美好的感情都會被激發起來,心緒變得寧靜,思想得到升華。從而給人留下美好而深刻的印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