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廟拜拜神尊聖記

南無大孔雀明王佛

大孔雀明王(梵語:महामायूरी Mahāmāyūrī,藏文:མ་ཛ་ཚེ་ནམོརྨ་བྱ་ཆེན་མོ།,威利:Majachenmo),梵名音譯為摩訶摩瑜利羅闍,漢名或譯大孔雀明王,也稱大孔雀明王菩薩、佛母大孔雀明王、孔雀多羅菩薩、孔雀度母,簡稱孔雀明王。東密認為其是大日如來、釋迦牟尼佛或阿彌陀佛的化身,主要功效在於消除毒害、消除病苦、護國息災、祈雨停雨等。藏傳佛教識其為佛母五大明王(五位女性明王,藏文:རིག་པའི་རྒྱལ་མོ་ལྔ།,威利:Rig pe gyal mo nga)[1]之一,藏傳佛教認為孔雀明王是諸佛事業化現的多羅菩薩(度母)其中一位化身。是以「滅一切諸毒怖畏災惱」、「攝受覆育一切有情獲得安樂」為主要特色的本尊,但功德遠遠不只如此。

據《佛母大孔雀明王經》所載:係佛世時,有一比丘名曰莎底,出家未久,受具近圓,學毗奈耶法,為眾破薪營澡浴事,有大黑蛇,從朽木孔出,螫彼比丘右足拇指,毒氣身,悶絕於地,口中吐沬,兩目翻上。爾時阿難見狀,疾往佛所,請求救護。佛告訴阿難:「我有摩訶摩瑜利(大孔雀)佛母明王大陀羅尼,有大威力,能滅一切諸毒,怖畏災惱,攝受覆育一切有情,獲得安樂。」於是佛為阿難說此孔雀明王陀羅尼,阿難即持此孔雀明王法,回至莎底比丘所,為彼比丘而作救護,莎底比丘因此苦毒消散,身得安樂。 佛以是因緣而說孔雀明王經咒,經中並廣說此經咒有除諸病惱害,一切恐怖災禍之威力,勸令阿難普告四眾等受持流通,普令一切有情離諸憂惱,得福無量,常獲安樂。 至於佛何以說此明王陀羅尼,經中說佛過去世即曾經是金曜孔雀王,住在雪山南面,早夜讀誦明王陀羅尼,身心安穩。有一天因為忘了誦此陀羅尼,遂與眾多孔雀綵女在山林中遊戲,貪欲愛著,放逸昏迷,誤入獵人所設之陷阱中,被縛之時因憶本正念,誦此孔雀明王陀羅尼而得解脫,眷屬亦安穩無恙。佛因知此明王陀羅尼有大威神力,能令重罪減輕,輕罪消除,一切憂惱,悉皆消散。故慈心說此佛母大孔雀明王真言,欲令眾生時時憶念受持此真言陀羅尼,除諸怖畏,解脫苦難,常逢利益,不慎災危,福壽綿長。

形象
孔雀明王有許多不同的形象,主要除了三面六臂的形象,還有依《大孔雀明王畫像壇場儀軌》所載一面四臂的形象︰「於蓮華胎上畫佛母大孔雀明王菩薩。頭向東方,白色,著白繒輕衣,以頭冠、瓔珞、耳璫、臂釧等種種來莊嚴,乘金色孔雀王,結跏趺坐於白蓮華上或青蓮華上,現慈悲相。有四臂,右邊第一手執開敷蓮華,第二手持俱緣果,左邊第一手當心,掌持吉祥菓,第二手執三、五莖孔雀尾。」在胎藏界曼荼羅中,此尊被安置於蘇悉地院南端的第六位。

傳播
在印度古代各地,不管大小二乘、僧俗二眾,都非常盛行孔雀明王的修持文化[2]。在藏傳佛教是非常重要的本尊修法之一。在日本真言宗(東密)和天台宗(台密)兩大系統中,孔雀明王都不在男性五大明王之內(因為屬於佛教的女性五大明王之一),但以孔雀明王為本尊的修法,是東密四大法(藥師法、準提法、穢跡金剛法、孔雀法)之一。日本平安時代,自東密始祖弘法大師在「奉為國家請修法表」中提及此經,強調『孔雀明王經』之護國性以來,與「仁王經」、「守護國界主經」鼎足為三,認為此三經是:「佛為國王特說此經,摧滅七難,調和四時,護國護家,安己安他,此道妙典也。」此經融會顯密,易學易誦,卷帙適中,感應迅速是其特點。此經為東密所特別重視,尤其廣澤流以之為無雙大秘法。。

當代漢傳佛教於見如長老等法師的推廣下,讀誦《佛母大孔雀明王經》非常盛行。在當代,孔雀明王的信仰文化,與重視醫療、公衛、環保、社福等議題息息相關。

發表迴響